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ax056.co

山庄遭难

独孤九凤说完,也不等齐锦垣反应,就朝门外大声喝道:「把人给我带上来!」
  随着她这一声大喝,门外前前后后的进来三组人,每组都是两个身材粗壮的大汉,夹着一个泪流满面、浑身赤裸的少妇,这几位少妇显然被制住了哑穴,尽管满脸流的都是泪水,但是却一声也发不出来。

  看到那场景,隐身暗处的小欣男忍不住要放声大喊,只不过他根本发不出声音来,现在的他,甚至连动一动都不成,别看他小,但他也知道这是谁搞得鬼。
  「怡娘!秀珊!紫鬟!」看着那先后进入门内的几个美妇,齐锦垣目龇欲裂,他浑身颤抖着大声喊道。原来那被壮汉们夹着的,正是他的三位夫人。

  「啧啧啧!」独孤九凤的目光在三位美妇赤裸的身上逡巡着,嘴里啧啧有声的说道,「齐庄主,你真是艳福齐天呀,瞧瞧,你这几位夫人哪个不是天香国色,美艳动人呀,真可谓是我见尤怜呀。」

  「你想要干什么?!」齐锦垣怒吼一声,就想要扑上来,却被闵驭早一步上前按坐在了椅子上。

  「我想要干什么?我想要帮你积积阴德呀,替你布施布施。」独孤九凤阴声笑道,「这几位美人你也独占了这么多年了,也该是时候交给别人享受一下了。」
  「你敢!」齐锦垣在椅子上挣扎着,嘴里还不停的咆哮。

  「哼,」独孤九凤一声冷笑,朝旁边的程怀熙说道,「程护法,你们几兄弟不是对这几位美人垂涎已久了吗?如今本教主就给你们这个机会,让你们得尝所愿,尽情的享受一番。」

  「谢教主大恩!」没等到程怀熙说话,原本按着齐锦垣的闵驭先是大喜道,他早就对这几个侄媳妇垂涎已久了,每天对着她们,他就感觉欲火中烧,恨不得把她们压在身下,尽情的蹂躏操弄。如今机会终于来了,这让他怎么能不大为惊喜?

  一指将兀自挣扎不休的齐锦垣点倒在椅子上,闵驭迫不及待的跨步而出,一把将他最想要得到手的五夫人紫鬟抱进怀中,然后便待夺门而出,找个地方好好的享受。而在他身后,程怀熙也不甘落后,上前抱了三夫人秀珊就要往外走。
  「就在这里弄,」独孤九凤满脸媚笑的拦住他们,指了指厅中的几张餐桌,笑吟吟的说道,「我还要请齐庄主欣赏呢。」

  美人在抱的闵驭和程怀熙稍一犹豫,继而脸上露出淫亵的笑容,在那一脸皱纹的衬托下,这笑容显得格外猥琐。不错,在师侄面前强暴侄媳妇,这可是一件相当刺激的事情。

  「是,教主。」闵驭抢先答应了,然后急步来到齐锦垣面前的那张餐桌旁,衣袖一挥,将桌上的茶盏统统扫落在地,便将怀中的美妇放在了桌上。

  看着被平放在桌上的紫鬟那赤裸的身躯,闵驭只觉得前所未有的亢奋,那丰满翘挺的一双豪乳,纤纤一握的细柳腰肢,两条光滑修长、肌肤细腻雪白的大腿,尤其是两腿间那黑色的茂盛茸毛掩映下的绝美阴户,都能令他胯下那支老而弥坚的肉枪挺直如铁。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,闵驭伸出干瘦如柴的右手,一把抓捏在紫鬟颤颤巍巍的右乳上,顿时,那柔软腻滑却不失弹性的肉感,令他爽快地打了一个激灵。这份爽快令闵驭忍不住手上用力,让那一团只手无法掌握的软肉,在自己的手心里变换着各种形状,同时一双浊黄却冲上血丝的眼睛,也紧紧地盯着那是不是从指缝间挤出来的乳肉。右手的忙碌同样传到了左手,闵驭一边大力的揉捏着美妇胸前那对豪乳,一边将左手探到她毛茸茸的跨间,在那鼓胀的肥美阴唇间,大力的揉搓着,时不时地还捏起那潜藏在两片粉色大阴唇间的小豆豆,用力的掐捏一番。

  「闵护法,你还搞什么,还不快上,还有等着接你的手呢。」就在闵驭大快朵颐的时候,身后传来独孤九凤的声音。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一眼,闵驭才惊讶的发现,原来自己那三师弟程怀熙,此时已经真枪实弹的干上了。只见他将稍显瘦弱高挑的秀珊按趴在不远处的桌子上,整个人挤在那大分开的白嫩双腿间,一挺一挺的在那浑圆的美臀上用着力。从闵驭的角度,正好可以看见他那黑细的肉棒,在秀珊不带一丝毛发的阴唇间进进出出,把那嫩红色的翕肉扯出带进。
  而在另一边,年过四旬,但是却风韵犹存的怡娘,也被两个大汉按在一张椅子上,肆无忌惮的上下抚弄着,只不过就是没有及剑及履的真干罢了。

  再一扭头,闵驭却正好看见自己的师侄正瘫坐在面前的椅子上,一双眼皮被一个大汉用力的撑开,显然是要让他看清楚眼前的一切,看清楚他的老婆是怎么被别人玩弄的。

  看到这里,闵驭的胸中一阵激动,他脚下用力,将承载着紫鬟的方桌转了一个方向,令她双腿之间的隐秘处恰好对着齐锦垣的方向,然后微微侧开身子,竖起右手的食中两指,粗暴的将它们插进了紫鬟的阴道中,紧接着,便是一阵急速的抽动。

  「畜牲!混蛋!……」齐锦垣被迫看着眼前的一切,看着自己师叔那枯柴般的手指,在自己老婆柔嫩的阴道中狠命抽插,哪里的温柔和细滑令他无比的留恋,可是今天却要被面前这个猥琐的老东西尽情享用了。尽管紫鬟被制住哑穴,发不出声音,但是齐锦垣却能够清楚地看到,她那平坦小腹上,肌肉痛苦的抽搐。
  「嘿嘿,贤侄,你的老婆我可是要享用了,你别介意哈。」闵驭用手指在那温热紧凑的窒道里抽送了一会儿,然后用飞快的速度除去一身的累赘。当他胯下那根怒挺的肉棒完全暴露出来的时候,他一边淫笑着,一边将紫鬟那对丰满浑圆的大腿大大的分开,高高的架到自己的肩膀上。

  「我要进去啦,贤侄,你看清楚,我要进去啦……」嘴里这样放肆的狞笑着,闵驭将自己那硬直的肉棒凑到紫鬟毫不设防的阴唇缝隙间,一点一点的往里面戳弄着。从齐锦垣的位置,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狰狞的老枪,一点点的分开美妇肥美的大阴唇,然后先是插进去一小半龟头,满满的是整个龟头,最后是整根肉棒都无情的戳入紫鬟的肉洞。

  「啊,好紧,好紧!」当把整根肉棒都戳进身下美妇的阴道之后,闵驭只觉得自己的肉棒被一团腻滑的嫩肉紧紧的包裹着,温润暖和,弹力十足。如果不是强自克制,他恐怕在进入的那一瞬间便要在这温柔窝中射精了。

  长长的吸一口气,闵驭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上颚,那股直击脑髓的酥痒,令他很快摆脱了这种射精的欲望。伸出双手,紧紧地握住身下女人胸前的双乳,以这两团绵软滑腻的美肉作为着力点,闵驭用力将女人朝下一拉,同时屁股用力朝前一挺。在「啪」的一声肉体撞击声中,他只觉得自己硬直的肉棒,冲破了层层嫩肉的阻碍,凶狠的插入了女人阴道深处

  「噢,爽!」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,闵驭低下头,看着自己同女人紧密地交合处,在那里,自己的肉棒已经全根没入了那两片肥美粉嫩的阴唇之中,自己与女人的阴毛紧紧地纠缠在一起,那景象实在是淫糜至极。这个女人自己已经垂涎了很久了,如今自己的肉棒终于毫无顾忌的进入她的密道,今天如果不好好的享用一下,实在是对不起自己。

  就那么低着头,闵驭缓缓后退,亲眼看着自己的肉棒一点点地从女人阴道中退出来,反带出两片粉红娇嫩的阴肉。直退到龟头显露,他才在一次手、臀同时用力,将肉棒狠狠地插回去,他甚至能够看到自己肉棒的突进,在女人小腹上捅起的凸痕。

  肉棒一次次的抽出,再一次次的全根插入,在粗重的喘息声与渐趋紧密地「啪啪」撞击声中,闵驭尽情的蹂躏着身下毫无反抗之力的紫鬟,尽情的体味着她阴道中的紧窄与温软。紫鬟无奈的承受着身上师叔的操弄,她那对被男人高架在肩膀上美腿,无助的抖动着,荡出一道道白色的波纹。

  啊!「随着一声畅快的呼叫,他将肉棒狠狠地插进女人阴道深处,身体抽搐着,将一股清淡的精液射进了紫鬟的体内,他在自己的侄媳妇阴道里射精了。
  独孤九凤坐在椅子上,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她那朱红的薄唇上,始终带着一股森冷的阴笑。

  「教主,」就在闵驭还趴在紫鬟赤裸的身体上喘息的时候,又有两名老人走了进来,其中一位面色发黑,身材矮胖的家伙扫了一眼大厅中三具赤裸的肉体,咽一口唾沫说道,「属下无能,没有找到那个小杂种。」

  独孤九凤自然知道这胖子口中所说的是谁,她皱了皱眉头,随即宽慰道:「郭护法无须自责,那小杂种料来也跑不远,总能找到的。」

  原来这进来的二老,正是齐锦垣的四师叔郭邑达和五师叔邓金羽

  独孤九凤说完,又对站在自己身侧的独孤红说道:「小妹,你吩咐下去,让弟兄们加紧搜查,谁抓到齐家余孽,本教主重重有赏。」

  「是。」独孤红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大厅。

  等到独孤红离开之后,邓金羽犹犹豫豫的说道:「教主,属下兄弟二人……」
  「呵呵,」没等他把话说完,独孤九凤抢先说道,「邓护法无须多言,本教主明白你的心意。你们师兄弟四人乃本教的有功之臣,本教主自然是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今天厅内这几个女人,随便你们尽情享受,你们喜欢如何就如何,不过千万不要把她们弄死了,像这等绝色,今后正好可以用来犒赏教中有功的弟子。」
  「谢教主大恩,」邓金羽闻言大喜,朝身侧的郭邑达使了个眼色,两人急不可耐的朝因被点了穴道而静立在对面的廖翠婷扑去。作为齐欣男的生母,廖翠婷却是齐锦垣六位夫人中最年轻貌美的一个,自然也就是男人心目中最好的猎物,如今听教主说挺中的女人都可以尽情享受,几位师兄弟自然不会再放过她。不说方来的邓郭二人,就连刚才已经舒爽过一次的程怀熙和闵驭,都赤裸着身子扑了过去。

  「咯咯咯……」独孤九凤发出一声放荡的长笑,看着也已昏死过去的齐锦垣,恨声说道,「姓齐的,你不要怪我,要怪就怪你那死去的老爹,今天的恶果,正是他一手种下的。我要你看着自己的妻子,是如何被一群男人玩弄的,我要让她们的私处灌满男人的秽物!」

  独孤九凤说完,站起身来,拂袖走出门去。不一会儿,十几个中年人涌进大厅,他们正是当年随齐昌祟一同归隐的十三弟子。只见他们一进大厅,就迫不及待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,然后恶浪般的扑向那三个赤裸的精白肉体。